登入/註冊
本會期刊
台灣急診醫學通訊

第三卷第一期
刊登日期:2020/02/27
Taiwan Emergency Medicine Bulletin 3(1) : e2020022708回上頁

救援工作的安全議題


陳雲昶1,3 鄭銘泰1,2,3 
1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急診醫學部
2衛生福利部台北區緊急醫療應變中心
3衛生福利部國家級災難醫療救護隊北區執行中心

前言

國際/國內的任何災難救援或是人道援助工作,都需要有縝密的規劃及相關的行動準則,然而災害地區情況瞬息萬變,如何應對這些危機便成了很重要的課題。

安全問題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關係到救援工作是否能按照計畫啟動、進行中的任務是否繼續還是必須緊急撤離。

定義:Safety and Security

Safety和Security 雖然中文大多都可以譯作『安全』,但其實涵蓋了兩個不同的面向,而這兩者最大的差異,就在於造成威脅的來源不同。

關於Safety,學者提出的幾個看法包含:『任何原因或非蓄意事件造成人員受傷1』、『人因和技術故障的保護措施 2』、『自然災害、人為錯誤、系統或程序錯誤3』。簡而言之,指的是非蓄意造成的危害帶來的安全問題,例如地震過後的餘震、颱風過後的土石流等。至於Security,則是有"蓄意事件造成的損失1"、"人為蓄意傷害的保護措施 2"、"蓄意造成的人為錯誤3"等等蓄意造成的危害帶來的安全問題,例如搶劫、偷竊等。


威脅分析

威脅的影響程度,取決於風險的大小以及團隊或環境的脆弱度(Threat = Risk * Vulnerability)。從環境、設備到人員,各種因素都會對安全造成影響;因此,應對安全問題的第一步是先對可能的威脅進行分析,同時針對此次任務的各個層面進行脆弱度檢視,並找出相關的危險因子。

針對不同情境,所需要應對的安全問題可能會有所不同。舉例來說,在戰爭地區進行人道救援任務時,遭遇武裝力量的傷害或是自殺炸彈攻擊的可能性較高;而相對地,在地震過後災區進行醫療救援時,頻繁發生的餘震可能是最需要考慮的問題之一。

危害脆弱度分析(HVA, hazard vulnerability analysis)

不只是要有危害(Hazard),組織本身也要有『弱點』才能構成災難,因此災難應變首先要分析應變組織可能遇到的危害,並評估應變組織的不足及『脆弱度』。

『脆弱度』可以從兩個層面來看:「Liabilities」和「Capabilities」。「Liabilities」是負擔的責任,可以再分成「Risk」和「Susceptibility」兩個元素,「Risk」是風險,而「Susceptibility」則可解釋成易受害的傾向。「Capabilities」是「面對災難的能力」,同樣包含兩個元素:「Resistance」和「Resilience」,「Resistance」是能夠抵擋災難衝擊的能力;而「Resilience」則是面對災難時的韌性或是回復力。從另一角度來看,「Risk」與「Resistance」是偏向物質或技術層面,而「Susceptibility」與「Resilience」則偏向文化及社會層次。

HVA旨在從不同的面向來分析並根據相應程度給予評分,包括『事件發生的風險』、『當前對威脅的準備』以及『對生命的風險』;分數決定了每個對於該區域的威脅的嚴重程度。


應變

降低風險的成本很高,尤其是在原有多種複雜威脅的環境。舉例來說,聯合國難民署在阿富汗、中非共和國、伊拉克、索馬利亞,南蘇丹和敘利亞共和國等國家,花費的安全項目費用可以高達該組織總預算的2.8%。但是,如果沒有有效降低危險的措施,聯合國難民署將無法繼續在這些地方駐紮。

由於不同情境下遭遇的安全問題不盡相同,大部分時候,我們會需要現場安全部門來提供建議和支援,尤其是通過部署現場安全顧問來分析風險,並提出適當的應變措施。這些措施包括:部署更多人員以支援緊急行動、進行安全風險評估、在危害發生前進行減災準備、採取後續行動,以確保安全顧問的建議能夠實施,以及在必要時提供財務和其他資源。

舉例來說,『工作人員醫療後送(MEDEVAC)計畫』是也安全應變中的一環。在部署行動之前就必須有相應的醫療後送計畫,內容包含針對可能遇到的醫療需求,如交戰地區的工作人員槍傷或是疫區的傳染病問題,進行調查、準備可以應用的現場醫療資源、安排能夠調度的轉運工具如直升機或運輸機來進行後送、以及確保有接收後送傷患的醫院。

結論

在不確定安全的狀況下貿然行動所可能帶來難以估計的損失,一個有組織的人道救援工作,必須先評估所有相關的風險及威脅,及做好危害脆弱度分析,並且在行動前制定相應的現場安全應變及撤離計畫。


參考文獻

1. Hessami AG. A systems framework for safety and security:The holistic paradigm. Systems Engineering 2004;7(2):99-112.

2. Holtrop D, Kretz, D: Onderzoeksecurity & safety: een inventarisatie van beleid, weten regelgeving.Nederland: Arcadis.2008

3. Elias VL, Nicolas CL, Abramson CI. Eye color as an indicatorof behavior: revisiting Worthy and Scott. Psychol Rep 2008;102(3):759-778.

4. Guidebook for NGO Standard forSafety and Security, Japan NGOInitiative for Safety and Security(JaNISS), 2017
5. Abby Stoddard, Adele Harmer, Katherine Haver. Safety and security for nationalhumanitarian workers, 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Affairs (OCHA) Policy Development and Studies Branch, 2011.
6. UN General Assembly. Safety and security of humanitarian personnel and protection of United Nations personnel - Report of the Secretary-General(A/71/395). 2016.

7.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UNHCR). Staff safety and security(EC/68/SC/CRP.27). 2017.
8. Jore SH. The Conceptual and Scientific Demarcation of Security in Contrast to Safety. Eur J Secur Res 2019;4:157–174.
9. 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OSCE). Operational Guidelines for Working in a Potentially Hazardous Environment. 2011.
10. Connolly L, Johansen H. Medical Support for UN Peace Operations in High-Risk Environments. 2017.
11. 周維國, HVA(hazard vulnerability analysis,危害脆弱度分析), 台灣緊急應變管理協會, May 13 2019.

回上頁